One year passed, and thanksgiving

距离上一篇文章刚好一年,还是 Timehop 提醒我的。

明天是美国的感恩节。宗教和习俗于我无关,但这一年来确实有很多感谢。

爸爸妈妈和岳父岳母,你们一如既往的给我支持,我也做不了太多,除了感谢就是同样支持你们。

老婆大人,感谢你给我足够的零花钱以及让我用上了 6 Plus。

一年前,我做了职业生涯中最好的项目。H 真正给我示范了“淡定”二子的内涵。我明白在这行业里,既要欣赏 beauty of science,也要接受 irrational compromise。项目期间,我说的英语比之前三年的总和还要多,这是个不错的体验,直接导致我现在常常用英文自言自语,中英混杂简直就是下意识的。H 及手下 E、R、M 都是我要感谢的人,我夺走了太多本应属于他们的 spotlight。

不幸的是我紧接着做到了职业生涯里最失望的项目,基本上我把 H 那里学来的经验都还回去了。但是老板们对我不薄。J、K、X、Z、P,每一个老板都是对事不对人。我虽然不是任何人的老板,但我知道带团队能做到这一点挺难的。项目成员 Y、C 和 T 半年来也一起熬过,不容易。

通常我跟所有人都只保持 acquaintance 级别的友谊,实际上是因为懒,我开始希望改变这一点,一年来跟 S 在家里搞了两次 party,感谢同事赏脸。感谢 J 组织每周的羽毛球,我很多年没锻炼了。而感谢 P、H、M 以及另一位 M 接受我不停的牢骚。

感谢高中同桌 D 来玩的时候记得我。另一位高中同学 W 来这里工作,过年的时候还请我吃饭。

三年来第一次搬家,感谢原房东 R 和现房东 W。虽然这只是个交易,但我还是看得到背后的人性。当然还有这辈子最稳定的合租房客 S,基情四射的人生在搬家以后得以继续。

就这样吧,我觉得我活得挺迷糊的,很多时候确实不想太清醒。感谢生活以及我的些许好奇心,这个世界还是很有意思的。

希望下一篇不会太久。

颈椎 & blogger 岁月

最近颈椎不适,应该跟久坐办公室及沉迷手机有很大关系。既然这两样东西都不容易轻易戒掉,那就只有多活动自己的脖子了。于是忽然想起 awflasher 的博客文章贴过这样一张图片:

来自 awflasher 的博客

这当然不是治疗颈椎病的方法,这只是张搞笑图片。

找到这张图片的时候看了一下原文的发布日期,竟然正是五年前的今天。于是脑子里忽然就闪过了博客、Google Reader 以及更早的时候 FB 和推特都不需要翻墙的年代,一个用爱枣报和煎蛋打发时间的年代,一个会比较饭否、嘀咕和叽歪哪个更好用的年代。我虽然不是个认真写博的人,但至少还是个认真看博的人。我参加过的唯一的网友活动似乎也在那个年代。如今虽然还在用 Feedly 延续 RSS 订阅的习惯,但是当年追求梦想的博客大牛们都不怎么更新了,网络阅读的口味也越来越浮躁。看来记忆里的时光好像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

没写博客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96281-119875-one-year-later_large.PNG

  1. PSY 发布了两个 MV ,分别创造了 Youtube 的播放次数最高纪录和最快到达1亿次播放的记录。
  2. 北京的空气质量比我在北京的时候更差。
  3. NHL 底特律红翼队队长退役,随后的赛季里他们跌跌撞撞进入季后赛,这是他们连续第22个赛季进入季后赛。
  4. Spotify 登录新加坡,我正在试用中。
  5. 本博客主题换来换去,最后停在了现在这个,还没有整理好。
  6. 体重持续上升。

工作态度

Attitude is a decision

今天同事聊天,说到工作态度,虽然是戳别人的脊梁骨,但难免想起自己两年来各种惊喜或不堪的经历。

一、Take responsibility

老板总是这样说,我也喜欢这样的理解,负责二字并不是管理,而是一种自觉。也许是对工作成果,也许是为实现自己的个人目标,也许只是看到家人的期待而不愿放弃或庸庸碌碌。感觉到这种 responsibility 也许比工作本身更重要。入职培训时有个关于质量的讲座,具体内容已记不得,但核心就只有一个字——Awareness。

二、自制力和刺激

我承认我是自制力比较差的人,也就是很难“focus”的。我始终坚持表达对自己工作的兴趣,但外部刺激确实影响我的工作效率。有很多刺激因素可以提升工作动力,这可以是讲道理、鼓励、批评、凸显成就感或荣誉感、处理好同事关系、改变工作环境、增加或减少工作量、生活起居和家庭因素,当然还有升值加薪。

从自己和周边的观察来看,不同人、不同时期适用的刺激因素都不一样。如果我在管理的位置上,我大概会研究一些这些东西。不过至少对我这个慢性子来说,批评不很管用,但听音乐对我很有效。体现成就感对我也是个好方法,我至今记得第一次看到自己参与的项目在全公司会议上出现时的感受。

不过我很感兴趣的是,我老板这样的工作狂动力来自何处。

三、判断力怎么来

我今年的个人目标之一是提高自己的判断力,于是我跟老板讲我要加快自己积累经验的速度。刚刚看到 Lazylorna 在《藏拙于巧》里写到“用最慢的方式实现最快的成长”:

一个年轻人问一个得道的老者:“智慧哪里来?”
智者说:“精确的判断力。”
年轻人又问:“精确的判断力哪里来?”
智者说:“经验。”
年轻人再问:“经验哪里来?”
智者说:“错误的判断。”

看来我今年的计划其实就是“做更多的错误判断”吧。